网红造假月挣一辆奥迪Q7
http://www.5ipr.cn???2019-04-03 09:24:37???创意嘿店(ID:highlight1207)???

最近微博上网红带货卖假包的视频传播开来,广州几家闭门做生意的高仿店面,里面名牌假包,专柜包装小票,应有尽有。这样的高仿店所处的地势隐秘,门口有人把风,需要有人带路才能找到入口。
  最近微博上网红带货卖假包的视频传播开来,广州几家闭门做生意的高仿店面,里面名牌假包,专柜包装小票,应有尽有。

  这样的高仿店所处的地势隐秘,门口有人把风,需要有人带路才能找到入口。进到里面,满目琳琅的各大品牌的高仿名品包。商家称:可以打印各国的采购小票和提供专柜包装盒。并且透露有知名的网红来进货,透过一些大平台卖货,有人通过这种方法一个月挣了一辆奥迪Q7,可见利润之高。

  这还不算,老板还教来进货的商家大胆售货,说,代购就是要死的说成活的。这份“见过大场面”的说话阵势,可见是来这进货的人售货的成功率之高也可想而知。

  猫娘假货先例

  以网红目前每年以万为增长速度单位的网红,目前总数有多少未可知。就网红目前产生的经济模式来看,最常见的一种就是各大平台带货。但就文章开篇看到的一样,网红带货存在各种隐患,卖假货的事件不是头一次发生,也不是第一次被揭露。

  就在不久前,2018年5月,网红大V“猫娘”就因为被网友曝光卖假冒的Gentle Monster眼镜,导致淘宝店铺被平台关闭,并且在卷款潜逃后受到警方的追捕。

image001.jpg

  在调查过程中发现,“猫娘”利用粉丝效应多次做秒杀活动,短短半年的时间盈利达到了190多万,堪称暴利。

  她经营这63万微博粉丝的方式和现在的网红和粉丝互动的方式如出一辙,从2013年起注册微博,开始做彩妆的分享和解答,博得好感,聚集人气。偶尔出国时会帮别人带些化妆品回国,到2016年,已拥有近30万粉丝。随后再通过创立珠宝公司做珠宝,彩妆,从日本、韩国的专柜代购。日常吸引更多人关注的手段,“猫娘”经常会做一些回馈粉丝的活动,在微博晒出宠物猫的照片,塑造自己关爱小动物的形象,号召大家救助流浪猫,产生的费用她都会报销,建立人设。期间有很多粉丝表示,只要是“猫娘”家的东西闭着眼睛都愿意买买买;后面多加一个0都愿意买。可见“猫娘”和粉丝的粘性有多强。

  就这样成为网红大V后,“猫娘”开始通过自身的网红效应销售东西,进行变现。从2018年初起,多次在微博上和粉丝群里发布预告,称即将上架一批韩国GM品牌眼镜,“内部渠道”、“正品货源”,以低于正品一半的价格出售给粉丝,作为回馈。多次操作一直直到被顾客举报,东窗事发。

image002.jpg

  也许有人会问,既然网红被曝光带假货的事件这么多,且随之而来的还有表里不一的网红人设崩塌,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网红?

  据艾瑞2018年的《网红经济观察》数据报告显示,2018年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比去年增长了51%,其中粉丝规模超过100万人的头部网红增长达到了23%。而同时网红粉丝的总人数达到了5.88亿人,同比增长了25%。

image003.jpg

  这群粉丝中90后的比重占近74%,是网红追随的主要群体。95后占近45%,他们追求个性和时尚,个人价值观、品味未完全成型,更容易受网红的影响。

image004.jpg

  而网红的走红,主要是因为网红精心构建起与粉丝之间若即若离的距离,不同于明星的难以接近,草根出身的网红更容易让粉丝有代入感,可以把网红作为自己努力奋斗的目标。

  其次,粉丝们通过共同喜欢某个网红,在社交平台下的互动,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,形成个性化标签的小群体,找到归属感,还能释放来自工作和生活中的压力。

  网红经济成型

  与此同时,利用网红效应变现的经济现象也出现了,围绕网红的孵化培训、供应链管理、包装推广等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开始形成,网红创业融资、IP化发展的案例也频频出现。网红的价值通过产业化逐步放大,形成“网红经济”。

  就拿前段时间因为要赴美上市而盛名一时的网红电商第一股,如涵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来说,它的创始人是冯敏,而他的搭档就是网络第一带货红人张大奕。

image005.jpg

  张大奕一场两个小时的直播,可以为她的淘宝店带来近2000万的成交额,去年双十一她的店铺整体销售额28分钟内破亿,多数人望尘莫及。

  资料显示,2016年5月,淘宝刚推出“淘宝直播”平台,张大奕就创造了2小时成交额近2000万元的淘宝纪录;2016年双11期间,张大奕个人网店的销售金额过亿,成为淘宝第一家销量破亿的女装类店铺;2017年双11当日,张大奕店铺销售额达到了1.7亿元;2018年双11当天,张大奕的店铺在28分钟内,销量就过亿。

image006.jpg

  而如涵旗下除了包括张大奕在内的3位头部网红带货量在一亿以上之外,还有7位肩部网红数带货量在3000万到一个亿,113位腰部网红带货量在3000万以下,整体带货量位于行业首位,在所有社交平台上大概有1.5亿粉丝,复购率达到40% ,拥有91家自营网店。

  红人经纪+营销推广+电商业务的网红公司操作模式

  “你负责貌美如花,我负责赚钱养家”是对网红公司商业模式的一种调侃。但调侃归调侃,这句话却实实在在地道出了如涵控股的实质。

  用创始人冯敏曾经对如涵商业模式的解释:

  “在找到有品味和魅力的优质女孩后,如涵为她们提供店铺的供应链服务,通过社交媒体放大她们的影响;网红女孩则利用个人魅力指数引导粉丝消费,获得利润分成。” 即利用网红的影响力卖货,但矛盾的是,作为网红操盘公司,培养网红的能力是专业的,但生产部分却是瓶颈。

  网红变现之后的影响

  网红们作为台前吸引购买力的台柱,网住了客户,但在背后负责联系生产的如涵却表示放在供应链的力量不够。这也导致出现了在网店上购买后,迟迟收不到货,或者质量不达标的情况。

  但有趣的是,与实体店不同,网红因为拥有大批的粉丝,所以在面对部分差评的时候,也不害怕面对小的损失,在后续服务上往往更任性。

image007.jpg

?

image008.jpg

?

image009.jpg

?

image010.jpg

  但除了网红经纪公司”造星“卖货形成产业链之外,在个体的网红里也形成了另类的销售产业链。之前在另一个网红们聚集的平台--小红书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造假生产链,就是个体网红们在给自己造势带货的情况。部分没有经纪公司操盘的网红,在网上找写手制造假的商品评论,吸引用户购买,至此个体网红刷脸吸粉,淘宝找写手造加评论,再直播卖货,也形成了一个产业链。

image011.jpg

  有媒体报道,小红书上的“种草”笔记可能并非来自真实用户亲身体验,而是由专业写手按照商家需求“编造”。小红书“种草”笔记背后形成了一条代写代发、刷量、提升搜索排名的产业链。报道中详细介绍到,“你在小红书上看到的种草笔记,可能是别人代写的,一篇50元,还可以提供上热门套餐。”“2100元可以把笔记顶到前六的位置,想置顶的话大概需要3000元。“等等。

image012.jpg

  尽管各大电商平台在事发之后都勒令严查,并配合相关政策严打造假,但类似的情况屡禁不止。并且正如数据显示的,尽管网红售假的情况屡次被曝光,但追逐网红的人的数量仍在每年稳步增高。面对如此畸形的网红经济现状,店长今天想问问,你们怎么看?你们会在网红店买东西吗?

image010.jpg

TAG:

分享到:
收藏